助赢团队_新一代团队免费计划_助赢计划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原标题: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,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,许家印被耍

  10月7日晚,恒大健康公告称,在投资Faraday Future(法拉第未来)8亿美元后,贾跃亭提出仲裁,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撕毁所有合作协议。

  这一公告,意味着贾跃亭与恒大两方的正式撕裂。而这距离恒大健康公告投资贾跃亭的FF时间尚不足百日。

  恒大的公告还透露,在今年5月,其以提前支付本应年底付清的8亿美元给法拉第未来,但该笔资金“已基本用完”,贾跃亭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金投资款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贾跃亭创立的乐视系,在过去的几年通过大量的融资扩大产业版图,被外界诟病“烧钱”,直至两年前贾跃亭以一纸公开信,反思“蒙眼狂奔”的烧钱战略。

  但2年间,乐视危机连绵不断,从乐视网高管、员工,再到投资者、股东和供应商,乃至贾跃亭直系亲属,均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债务问题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和冲击。他们中,有些人中年失业,有些人债务缠身,有的人则被法院下令追查行踪,距离身陷囹圄仅一步之遥;曾斥资150亿入股乐视系的孙宏斌,最终不得不留下一句“愿赌服输”后黯然离场。

  如今远走美国的贾跃亭再与恒大“分道扬镳”,还未实现量产的FF汽车,与贾跃亭的“造车梦”,还能走多远?乐视危机两年来,受影响冲击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  鼎盛时期的乐视系快速扩张,员工规模曾以万计。而在乐视危机发生后,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至2017年中,乐视网及乐视非上市体系多次发生大规模裁员。被贾跃亭重金聘来的乐视系高管也纷纷出走,包括梁军、阿木、王永利等人。

  而受牵连最严重的当数刘弘,这位曾任乐视网联合创办人之一的前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,在乐视危机爆发后曾将手中的股票质押给券商进行融资:据乐视网2018年一季度公告显示,刘弘所持有的1.22亿股乐视网股份中,1.20亿股已被质押,1.22亿股已经被冻结。

  为了向乐视提供融资,刘弘夫妇甚至卷入了法律纠纷。2017年12月,方正证券公告披露,刘弘曾将其持有的65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给方正证券,融入初始交易本金1亿元,该债务系刘弘夫妻共同债务,但在2017年7月下旬,刘弘夫妇未按约定向方正履行债务。

  最终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刘弘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执行标的达到3.04亿元;司法文书还显示,现被执行人刘弘名下无银行存款、车辆,无可处置的不动产、对外投资,并被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。

  与此同时,贾跃亭的直系亲属也受到波及。9月20日,搜狐财经“公司深读”获悉,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发布“网上追查”执行信息,要求各方协助追查贾跃民的下落,他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贾跃亭之妻甘薇也压力重重,此前贾跃亭在媒体采访中表示,家里的房子“都被冻结了,就剩一套房子,还是用她(甘薇)妈妈的名字买的,小薇的卡也被冻结,只能刷2000块,小薇都说不相信我了。”

 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乐视体育2017年以来新增8条失信记录,据公示的执行金额,失信记录共涉及8175.71万元的执行标的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失信背后,乐视体育现仅剩一具空壳。今年7月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裁定书,称乐视体育“名下无可供执行银行存款,无机动车及房屋登记信息,无可供执行对外投资”。而去年5月完成B+轮融资之际,乐视体育的估值还是240亿。

  乐视体育创始人、CEO雷振剑,董事长高飞也因为贾跃亭惹上官司。2017年12月,媒体报道,乐视体育股东起诉了CEO雷振剑、董事长高飞等人,指控其违规为乐视控股提供40亿元左右借款,致使股东受损,要求赔偿1亿元损失。

  今年1月,雷振剑向乐视体育董事会提出辞职,因个人健康原因,辞去乐视体育CEO、乐视体育董事、乐视体育香港董事、乐视体育法定代表人等公司所有职务。

  2013年8月,乐视影业完成首轮融资,估值达到15亿人民币;2014年9月,乐视影业完成B轮融资,估值达到48亿元。

  2014年10月,乐视影业长期合作导演及制片人张艺谋认缴新增注册资本208.33万元。2015年1月又参与乐视影业增资,出资额增至1201.53万元。

  2015年5月,郭敬明以500万元获得500万股乐视影业股权。同年9月29日,邓超、孙俪、孙红雷、冯绍峰等多名明星参与乐视影业股权转让与增资。

  邓超的慧形慧影工作室以3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;孙红雷和孙俪工作室各出资20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;冯威(冯绍峰)出资1000万元;李小璐和黄晓明各出资500万元。

  此外,北京锦阳资产管理中心(北京锦阳)以1.15亿元认缴359.91万元乐视影业新增注册资本,刘涛、贾乃亮、李晨、秦岚、马苏、霍思彦(霍思燕)、陈赫工作室均为北京锦阳股东。

  2016年5月乐视影业攀上市值高峰。乐视网公告称,将发行1.65亿股股份并支付现金29.79亿元,合计支付98亿元,收购乐视影业100%股权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跟据公告,彼时张艺谋持股1.44%,价值1.41亿元;郭敬明持股0.6%,价值5856万元;邓超慧形慧影工作室持股0.43%,价值4215万元;孙红雷和孙俪工作室各持股0.29%,价值2810万元;冯绍峰持股0.14%,价值1405万元;李小璐和黄晓明各持股0.07%,价值703万元。

  上述明星持股价值总计3.26亿元,较其总计出资额1.07亿元增值205%。北京锦阳持股1.65%,价值1.62亿元,增值40.87%。

  好景不长,2016年11月乐视债务危机爆发。今年1月,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事项终止,乐视影业估值开始大幅缩水。

  今年9月22日,乐视控股所持的乐视影业21.8%股权被司法拍卖,整体股权估值仅24.39亿,距其98亿元估值缩水75.11%,一众持股明星损失惨重。

  天眼查显示,乐视影业目前注册资本为8.37亿元,上述明星股东及北京锦阳持股比例均未改变,即所持股份价值整体缩水75%。

  其中张艺谋所持股份价值减至3512万元,已“蒸发”逾1亿元;北京锦阳所持股份价值4024万元,较其1.15亿元认缴出资额浮亏7476万元;邓超、孙俪夫妇二人工作室所持股份价值1756万元,较其出资额5000万元浮亏3244万元。

  鼎盛时期,乐视网的供应商遍布全国各地,也覆盖广告营销到零部件供应等多个行业。乐视危机爆发后,供应商们首当其冲。2017年7月,开始有供应商围堵乐视大厦,要求还钱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而几乎同一时间,贾跃亭以“专注造车”的名义离境赴美,留下身后堆积如山的债务。此后半年间,国内曾为其提供过融资的中信证券、华福证券等券商纷纷提起法律诉讼,贾跃亭多次登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消费名单,其名下财产多次被冻结,还被被北京证监局发文要求回国履职。

  2017年底、2018年初,贾跃亭通过微信公号发文表示,将对债务“负责到底”,同时委托其妻子甘薇、兄长贾跃民回国处理债务。

  去年1月,曾有27家供应商联名致信甘薇、贾跃民,呼吁后者偿还3000万元的债务。

  彼时,搜狐财经曾报道,多位乐视供应商表示,乐视的违约冲击了他们各自的资金链,不少人被迫抵押房产、汽车抵债。

  乐视网今年8月25日的公告显示,在过去一年间,乐视网被起诉涉及案件33起,均为合同纠纷,涉及金额15.97亿元人民币,合计金额超过16亿元人民币。

  其中,乐视致新涉诉最多、为15起,涉案金额6.5亿;乐视网涉案14起、涉及金额达8亿;乐视移动相关诉讼为3起,涉案金额约2715万;乐视网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卷入1起合同纠纷,涉案金额约3234万。

  而乐视网拖欠浙江广播电视集团金额最大,达到3.02亿元,霍尔果斯克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、派乐影视传媒(天津)有限公司被拖欠1.95亿元,苏州福莱盈电子有限公司被拖欠1.43亿元。

  2017年1月,孙宏斌携150亿巨款,入股乐视网、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。彼时,在新闻发布会上,孙宏斌和贾跃亭一度笑脸相迎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然仅半年后,贾跃亭赴美不归,债务问题迟迟未解,孙宏斌逐步显露无奈情绪。当年9月的融创中国半年业绩发布会上,孙宏斌曾表示投资乐视后“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则终生遗憾”,甚至泪洒会场。

  今年1月,在乐视网投资者沟通会上,孙宏斌首次承认,投资乐视之前,对关联交易和债务知情,但错误判断了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。“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,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,”孙宏斌说,“我会尽力,希望不留遗憾,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,那也只能遗憾了,人生有很多遗憾。”

  2个月后,3月14日晚间,乐视网公告称,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,退出董事会,不再担任任何职务。

  尽管如此,孙宏斌依然不愿意放下乐视网优质资产。今年9月22日,包括乐视影业和乐融致新(原名乐视致新)股权在内的三项乐视控股资产被拍卖,融创中国旗下天津嘉睿汇鑫以7.73亿元底价入手,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。

  据搜狐财经“公司深读”计算,按照成交价格估算,乐视影业的估值约为24.39亿元,较2017年12月份70亿元的估值缩水65%。

  乐融致新今年4月按照90亿元估值进行的增资扩股,腾讯、京东、苏宁、TCL等纷纷入局。本次拍卖中,乐融致新估值仅为15.72亿元,估值缩水幅度超过83%。

  恒大健康公告显示,2017年11月30日,其控制的香港时颖与Faraday Future 原股东(FF Top Holding Ltd,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)订立合拼与认购协议。恒大通过香港时颖公司,三年内对其与贾跃亭等合资公司Smart KingLtd投资20亿美元,取得45%股份,间接持有法拉第未来股份。

  彼时,是贾跃亭最困难的时候。当年7月3日,贾跃亭辞去乐视网一切职务,三天后贾跃亭以将精力全部用于造车业务为由远走美国,至今未归。

  而在国内,因债务危机,贾跃亭、甘薇夫妇及乐视控股等众多乐视系公司名下银行存款共计12.37亿元遭到查封,贾跃亭本人持有的乐视网股票被悉数冻结。此后,向贾跃亭及乐视系讨债的新闻纷至沓来。

  在造车业务也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时,恒大以20亿美元投资形式投资贾跃亭。今年5月,恒大提前支付本应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,剩余12亿美元则根据协议在明后两年两次付清。

贾跃亭“坑”过的人:老婆成老赖亲哥被追查;孙宏斌损失百亿许家

  (今年7月,许家印视察美国FF总部,贾跃亭陪同 图/Faraday Future微信公号)

  恒大健康10月7日的公告还透露,今年7月,贾跃亭提出时颖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,要求时颖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时颖与Smart King及原股东签订补充协议,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,提前支付7亿美元。

  但恒大健康表示,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 ,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,就要求时颖付款,并以此为藉口于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: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;解除所有协议,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。